山东万信律师事务所
山东万信律师事务所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地址: 潍坊市东风东街8081号
东盛广场八楼
 联系人: 齐广东
 电话: 0536-2222825
 传真: 0536-8585358
 手机: 13606360880
 邮编: 261031
 Email: luyue58@163.com
 网址: http://www.sdwxls.com
 
杨金柱律师第三次建议重庆市高级法院对李庄案提审
  

    本文已发凤凰网论坛天涯杂谈天涯法律论坛网易论坛凯迪论坛腾讯论坛红网论坛

尊敬的钱锋院长:

    您好!

    通过查询得知,您已收到我2010年3月22日给您邮寄的特快专递《杨金柱律师建议重庆市高院对李庄案提审》和4月2日给您邮寄的第二封特快专递《杨金柱律师第二次建议重庆市高院提审李庄案,查清李庄案真相》。时至今日,我尚未收到您的任何回复。

    为查清李庄案真相,按照“事不过三”的中国传统,我第三次给您寄信,也是为李庄案最后一次给您寄信。

 

    一、我给重庆市高院提建议的依据

    其一、我在行使我国《宪法》规定的公民的基本权利

    我国《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

    据此,我向重庆市高院提出对李庄案进行提审的建议,是在履行我作为一个中国公民的基本权利。

    其二、我是根据薄书记的指示给重庆市高院提建议的

    薄书记2010年3月6日在人大会议上说:“为什么这个事情引起这么大的关注?我倒觉得应该引起大家静下心来好好思考”、“我们愿意洗耳聆听全国各界对这个事情的评价”。

    薄书记年过耳顺之年,身为政治局委员,作为党和国家领导人位高权重,尚能“洗耳聆听”全国各界的意见。您比薄书记年轻一十四岁,比我年轻八岁,作为法律人,您也是“愿意洗耳聆听”我这个已执业二十五年的老律师的意见的。

   

    二、再次向您重申李庄案二审判决“确有错误”的具体表现

    李庄案二审判决是我二十多年律师生涯中所见过的最吊诡、最荒唐的刑事判决书!李庄案二审判决错误多多,限于篇幅,我仅例举足以符合刑诉法第204条立案再审的“确有错误”的几点具体表现如下:

 

    (一)二审判决所认定的证明案件事实的主要证据之间存在截然相反的矛盾

    龚刚模、龚云飞、龚刚华、马晓军、吴家友等五人是李庄案二审判决认定李庄在会见时“教唆”龚刚模被刑讯逼供的重要证人。但在李庄案二审判决中,却对该五名证人彼此截然相反的两种证言同时进行了认定。

    1、二审判决书认定李庄是在第一次(11月24日)会见时“教唆”龚刚模被刑讯逼供的

    重庆一中院二审判决在证据认定部分中,认定了龚刚模、龚云飞、龚刚华三人的证言:李庄是在2009年11月24日第一次会见龚刚模时教唆其被刑讯逼供的,有二审判决书原文为证:

    二审判决书从龚刚模的证言中认定李庄是第一次会见(11月24日)教唆龚刚模的。

     “李庄、马晓军在会见他的过程当中……还说从公安机关的笔录中看出他受到了刑讯逼供,又走到铁窗边靠近他小声地教他,并眨眼示意,要他在法庭上说自己被警察刑讯逼供了,并且假装演示被刑讯逼供的过程,李庄就提出对他的伤情进行鉴定。”

    为支持龚刚模是第一次会见被教唆的证言,二审判决还对龚云飞的证言进行了认定,原文如下:

     “2009年11月24日晚,李庄说会见时给龚刚模讲了在庭审中翻供,说被刑讯逼供,李庄会要求法庭休庭对龚刚模验伤。”

    为支持龚刚模是第一次会见被教唆的证言,二审判决还对龚刚华的证言进行了认定,原文如下:

     “2009年11月24日晚,他和李庄、龚云飞、吴家友等人在南方花园的逗号茶楼喝茶时,李庄说会见时已教了龚刚模在法庭上说被警察刑讯逼供了,李庄就会申请对龚刚模进行伤情鉴定,如果法官不同意,李庄就走人,使法院无法开庭,并叫龚刚模只要李庄担任辩护人。”

    2、二审判决又同时认定李庄是在第二次(11月26日)会见时“教唆”龚刚模被刑讯逼供的

    重庆市一中院在同一判决书中,又同时认定了马晓军、吴家友的证言:李庄是在2009年11月26日第二次会见龚刚模时教授其被刑讯逼供的,也有二审判决书原文为证:

    二审判决从马晓军的证言中,认定李庄是在第二次会见(11月26日)教唆龚刚模的。原文如下:

     “第一次会见龚刚模时,李庄向龚刚模宣读了樊奇杭的部分笔录材料,告诉龚刚模说樊奇杭等人在供述中没有提到龚刚模的名字。说从笔录材料中看出龚刚模受到刑讯逼供和诱供,会申请对龚刚模作伤情鉴定。如果法庭不同意,李庄就会提出不再担任龚刚模的律师。法院让龚刚模找新的律师或指定律师时,叫龚刚模说不要法院指定的律师,只要李庄担任辩护律师,并让龚刚模在委托书上写下“我拒绝人民法院为我指定的辩护律师”。第二次会见时,李庄告诉龚刚模只承认非法持有枪支罪和行贿罪,其他说不知道,还小声教龚刚模在庭审时说被刑讯逼供,并假装演示过程。”

    为了支持马晓军是第二次会见时李庄教唆龚刚模的证言,二审判决还对吴家友的证言,进行了认定,原文如下:

     “2009年11月24日晚,李庄说会见时用打手势、做表情、反复问同一问题的方法示意龚刚模翻供,说被刑讯逼供。龚刚模看了李庄的眼神和动作后明白了,就说遭到了刑讯逼供。……李庄第二次来重庆后,又讲会见时叫龚刚模说被刑讯逼供的过程,边说边给他和龚云飞比划动作,说龚刚模表演被警察吊起,吊得大小便都流在裤裆里。”

    刑事诉讼证据必须确实充分,不能彼此矛盾,重庆一中院合议庭的三位法官难道不知道这一点?我曾经推想:这也许可能是三位法官给李庄申诉提供的一个漏洞?

    我国《刑事诉讼法》第204条第二项规定:“(二)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或者证明案件事实的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的,”人民法院应当重新审判。

    据此,李庄案完全符合立案再审的条件。

 

    (二)李庄案二审判决没有查清该案的基本事实

    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162条第一项的规定,“案件事实清楚”是判决李庄有罪的先决条件。但李庄案的二审判决却没有查清李庄案的以下基本事实:

    1、二审判决没有查清李庄是第一次会见(11月24日)还是第二次会见(11月26日)“教唆”龚刚模被刑讯逼供的

    如前所述二审判决的证据认定部分确认了龚刚模、龚云飞、龚刚华三人的证言,即李庄是在2009年11月24日第一次会见时“教唆”龚刚模被刑讯逼供的。

    但二审判决又同时确认了马晓军、吴家友二人的证言,即李庄是在2009年11月26日第二次会见时教唆龚刚模被刑讯逼供的。

    二审判决对上述五人的完全截然相反的彼此矛盾的证言,竟然在同一份判决书中同时进行认定,所以我说这是我二十多年刑事辩护生涯中所见过的最吊诡、最荒唐的证据认定!

    由于上述完全矛盾的证据认定,使二审判决在事实认定部分中来了一个“无为”而判,对李庄到底是哪一天“教唆”龚刚模避而不谈,干脆来个不予认定。二审判决的这一“暗渡陈仓”之计是对中国律师的嘲弄!是对中国法治的玷污!

    幸好李庄案不是杀人案!否则,重庆一中院在没有查清李庄是在何时杀人的情况下即判处李庄死刑,李庄岂不死得太冤!

    李庄是第一次(11月24日)会见时“教唆”了龚刚模,还是第二次(11月26日)会见时教唆了龚刚模,或者是两次会见时都“教唆”了龚刚模,这是李庄案二审判决必须查明的基本事实。二审判决的不予认定,“无为而判”真让中国的法律人开了眼界:这就是重庆办理的“铁案”?世界上有如此的铁案?!

    2、二审判决没有查清李庄具有“犯罪中止”的法定量刑情节

    李庄一审的《自辩书》陈述了“犯罪中止”的情节:

 “12月12日上午,我以电话、短信的方式正式通知陈庭长,取消龚案代理,解除手续15日休庭后赴渝提交。当日下午在与龚刚模妻子商谈办理解除代理手续事宜时被抓。”

    李庄给重庆法院有关领导的短信内容在中国青年报2009年12月14日发表的《重庆打黑惊曝“律师造假门”——律师李庄、马晓军重庆‘捞人’被捕记》一文中得到了证实:

     “12月12日,已有警觉、潜回北京的李庄给重庆法院的一位领导发来一条短信:‘经组织决定,我们康达律师事务所两名律师全部从龚案撤出,不再担任辩护人,请转告有关方面。’”

    我恭请您注意以下这一铁的事实:李庄是在审判阶段接受委托担任龚刚模的辩护人,此时控方证据均以固定。自李庄接受委托至被抓捕为止,李庄没有会见过任何一位证人,没有向法院提供过任何一份伪证。李庄在法院开庭之前已用电话和短信告知法院终止委托,并且于2009年12月12日下午在北京某医院和龚刚模妻子程琪解除委托事宜被抓捕,李庄的行为难道不构成犯罪中止?

    全国人大代表、著名的重庆法学家陈忠林教授此次两会回答南方都市报记者在《陈忠林:我所看到的李庄案》中说:“李庄和他的辩护律师说,在李庄案发之前,他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和他本人都给重庆法院发了电报、短信,表示他们要从龚钢模案撤出来,不再为龚钢模辩护。如果这种情况真的存在,李庄的行为在法律上就应当属于犯罪中止。刑法第24条规定:“对于中止犯,没有造成损害的,应当免除处罚;造成损害的,应当减轻处罚”。重庆法院的判决,没有认定这个情节。我个人觉得,如果李庄案的判决有瑕疵的话,这可能也应该是瑕疵之一。”

    李庄自己的《自辩书》中已明确提及此事,合议庭在庭审时应该知道李庄具有犯罪中止情节。

    我国《刑法》第24条规定:“在犯罪过程中,自动放弃犯罪或者自动有效地防止犯罪结果发生的,是犯罪中止。

    对于中止犯,没有造成损害的,应当免除处罚;造成损害的,应当减轻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59条规定:“合议庭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发现被告人可能有自首、立功等法定量刑情节,而起诉和移送的证据材料中没有这方面的证据材料的,应当建议人民检察院补充侦查。”

    据此,李庄是否具有“犯罪中止”这一法定量刑情节,是重庆一中院必须要查明的事实。

    李庄案二审判决尚有许多事实没有查清,此文例举以上两点足以说明二审判决“确有错误”。

 

    (三)二审判决错误认定李庄用“眨眼睛”的方式“暗示”龚刚模被刑讯逼供的事实

    江北区法院一审判决没有李庄“眨眼睛”暗示龚刚模被刑讯逼供的证据认定和事实认定。

    重庆一中院二审判决在对龚刚模的证言认定中比一审判决书多出了“并眨眼示意”五字,并在事实认定部分认定李庄用“暗示的方式教唆龚刚模编造被刑讯逼供的虚假供述的事实。”

    李庄不仅成为中国律师触犯《刑法》第306条的行为犯的第一人,而且成为中国历史上几千年来因“眨眼睛”而获罪的第一人!堪与汉武帝杀窦婴的“腹诽”之罪和秦桧杀岳飞的“莫须有”之罪比美!

    我在此说明两点:

    其一、既然重庆一中院认定李庄“走到铁窗边小声地教他”,采用“明示”的方式教唆龚刚模被刑讯逼供,李庄还需要用“眨眼睛”的方式去“暗示”龚刚模吗?难道“眨眼睛”的暗示效果还要比“小声地教他”的明示效果好吗?

    其二,既然重庆一中院认定李庄用“眨眼睛”的方式暗示龚刚模被刑讯逼供,这说明李庄此次会见没有“明示”的机会,这与警察陪同李庄会见有关。李庄在会见前因不同意警察陪同会见而与陪同警察发生了“激烈争吵”,在此情况下,李庄还敢“小声地”教龚刚模被刑讯逼供吗?陪同警察难道不会去立即制止李庄吗?

    根据常理推断,李庄在同一次会见时,既然能够用“明示”的方式“小声地”教龚刚模被刑讯逼供,根本就不需要用“眨眼睛”的方式去进行所谓的暗示。这种彼此不可能兼容的情形,竟在二审判决中同时得到了确认。

    我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即使李庄在会见时确实眨了眼睛,即使龚刚模看到李庄“眨眼睛”后以为李庄是在“暗示”他被刑讯逼供,重庆一中院就可以如此判决吗?我国《刑事诉讼法》第42条规定的七类证据中是否包括“眨眼睛”之类的证据在内?

    呜呼!历史过去了几千年,朗朗乾坤,法制社会,李庄竟因为“眨眼睛”而获罪!此例一开,中国律师们在会见被告人时“张嘴巴”、“打哈欠”、“摸耳朵”、“摇脑袋”等行为岂不都可以获罪矣。

 

    (四)二审判决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如前所述,李庄在本案中具有“犯罪中止”的情节,这应该是毫无争议的事情。

    张思之老先生于2009年12月25日接受记者采访时作了明确的说明:

     “人们记得,12日,李庄电告法院:‘经组织决定,我们康达律师事务所两名律师全部从龚案撤出,不再担任辩护人,请转告有关方面’。(见《重庆打黑惊曝“律师造假门”》)一句话:不干了,我们撤!这是李庄的意思表示,又是他所属事务所的组织决定,是一种郑重的法律行为。我们可以不必考虑事务所的决定是否妥帖合理,这里最关重要的是:即使警方前此对李庄的指控统统合法有据,罪名成立,人家决定‘撤出’,‘不再’干了,这正符合‘中止’的刑法规定,而对于中止犯,没有造成损害的,应当免除处罚。”

    我国《刑事诉讼法》第204条第三项规定:“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的申诉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重新审判:(三)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据此,由于重庆市一中院没有适用《刑法》第24条对其定罪量刑,在适用法律上确有错误,故应对李庄案立案再审。

 

    三、钱锋院长,历史会记住您的名字

    尊敬的钱锋院长:作为法律人,作为重庆市高院的院长,您对查清李庄案事实真相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历史将您推到这一风口浪尖上,您就有责任对历史有一个交待!

    尊敬的钱锋院长:您是获取法学博士学位的学者型高院院长,作为法律人,难道您真的认为李庄案二审判决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是一件经得住历史检验的“铁案”?难道您真的认为我在本函中所指出的李庄案二审判决“确有错误”的具体表现是在胡说八道、“有失专业水准”?

 

尊敬的钱锋院长:

    我再次引用我在给您第二封信中的一段原文:“南方周末在此次两会期间对40多名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就李庄案进行了随机问卷调查,认为‘真相不清、无法判断’的占47.5%,‘律师的职业操守状况糟糕’的占30%,‘律师的辩护权难以保障’的占12.5%,‘不知道这个事情的’占10%。南方周末的调查结论为李庄案做了一个最好的注脚!”

    我再次引用我在给您第一封信中的一段原文:“对李庄案进行再审已成为必然!这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除非中国倒退到不要‘依法治国’!如果在我国《宪法》中删除‘依法治国’四字,则李庄可以服判矣!中国律师可以不‘大惊小怪’矣!”

    我期待在2010年5月31日前能够收到您的回复,以作为您对我这个比您年长八岁的法律人的尊重、对我的基本公民权利的尊重!如您仍对我的建议置之不理,我在2010年6月1日将寄函最高法院,请求最高法院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205条的规定提审李庄案。

    向您致以一个中国律师的崇高敬礼!

 

                                  一个中国的普通律师:杨金柱

                                           2010年5月15日

专业团队 | 业务领域 | 咨询留言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山东万信律师事务所 技术支持:潍坊润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