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万信律师事务所
山东万信律师事务所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地址: 潍坊市东风东街8081号
东盛广场八楼
 联系人: 齐广东
 电话: 0536-2222825
 传真: 0536-8585358
 手机: 13606360880
 邮编: 261031
 Email: luyue58@163.com
 网址: http://www.sdwxls.com
 
上诉状
    

民事上诉状

 

上诉人:王永波,男,汉族,1974年2月7日出生,住寿光市侯镇王家巷村村民。

被上诉人:李俊杰,女,汉族,1980年2月12日出生,寿光市市侯镇官庄村人,山东大地盐化集团有限公司职工。

被上诉人:张涛,女,汉族,1968年10月26日出生,潍坊市滨海开发区大家洼镇筏子口村人,山东大地盐化集团有限公司职工。

被上诉人:张英,男,汉族,1978年8月1日出生,山东大地盐化集团有限公司职工。

上诉人因不服寿光市人民法院2010年3月16日作出的(2009)寿民重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书,现依法提出上诉。

上诉请求:

1、请求依法撤销寿光市人民法院(2009)寿民重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二项;

2、请求依法驳回被上诉人李俊杰、张涛对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3、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事实与理由:

重审判决没有查明本案中的主要法律关系,导致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均出现根本性错误。理由如下:

从本案证据能够证明的,且重审判决也已确认的事实来看,本案涉及到三个主体和四个法律关系。三个主体分别是:山东大地盐化集团有限公司(原山东海源盐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大地公司)、三被上诉人及其班组全体成员以张英为代表的合伙(以下简称班组合伙)、上诉人;四个法律关系是:大地公司与班组合伙之间的承包关系、班组合伙人之间的合伙关系、班组合伙与上诉人的转包关系、大地公司与上诉人的关系。那么,如何界定各主体的地位和性质,如何区分和准确认定本案涉及到的法律关系,是本案审理的核心问题。

首先,根据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1、《岔河盐场盐田承包合同书》;2、被上诉人张英与全体班组成员签订的《合伙承包协议书》,以及重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充分证明,被上诉人张英与被上诉人李俊杰、张涛及其余的班组成员之间系个人合伙关系,被上诉人张英是该合伙的代表和负责人。《民法通则》第三十四条规定“合伙人可以推举负责人。合伙负责人和其他人员的经营活动,由全体合伙人承担民事责任”。第三十五条还规定“合伙人对合伙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从以上法律规定可以看出,合伙负责人对外从事的民事法律行为对全体合伙人均有法律约束力,合伙人之间的权利义务约定只能对合伙人有效,不能以合伙人之间的权利义务约定对抗善意第三人。那么,在本案中被上诉人张英作为合伙负责人对外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包括签署的协议、合同)依法就对全体班组合伙人均具有法律约束力。

其次,本案的三名被上诉人与班组其他成员系合伙关系,被上诉人张英是该合伙的负责人,被上诉人张英与被上诉人李俊杰、张涛签订的协议书,以及其与班组全体成员共同签订的合伙承包协议书从性质上说都是合伙人之间签订的内部合伙协议,这些内部合伙协议只能约束合伙人,不能对抗作为善意第三人的上诉人,而被上诉人李俊杰、张涛更不能以其与被上诉人张英签订的合伙人之间的协议书,来否定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张英签订的承包协议和附件的效力。重审判决认定被上诉人张英无权处分被上诉人李俊杰、张涛的财产,进而认定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张英签订的承包协议和附件无效的根本错误,就是没有准确认定被上诉人张英与被上诉人李俊杰、张涛是合伙关系。被上诉人张英与上诉人签订承包协议和附件不是处分被上诉人李俊杰、张涛的个人财产,而是代表班组合伙处理的合伙事务。如果被上诉人张英作为合伙负责人与上诉人签约的行为损害了其他合伙人的权利,其他合伙人也只能按其内部合伙协议的约定追究合伙负责人张英的责任。本案中被上诉人李俊杰、张涛直接向上诉人提出诉讼主张显然违反了《民法通则》及相关法律有关合伙的法律规定,也是与法理相违背的。

第三、上诉人完全是法律规定的善意第三人。因为:1、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张英签订承包协议时,既不了解大地公司与班组合伙签订承包合同的内容,更不知道被上诉人张英与其合伙人被上诉人李俊杰、张涛签订协议的情况;2、上诉人承包涉案盐田后投巨资改造盐田,使之具备了良好的生产能力,按时向大地公司缴纳各项税费,大地公司对上诉人以承包人名义缴纳税费的事实是了解的,至今也未提出过不允许转包;3、被上诉人李俊杰、张涛一直在被上诉人张英的盐田工作,与上诉人的盐田东西相连,其二人与上诉人都很熟悉,被上诉人张英和张涛还是亲姐弟关系。上诉人在涉案盐田投资改造,经营管理五年多,周围的人和同行们都知道上诉人承包盐田的事实。按常理来分析,其二人完全应当知道上诉人承包的事实(重审判决认为上诉人对此问题没有提供证据,这一观点是明显违背法律规定的,因为民事诉讼证据规则规定了众所周知的事实无需举证),但被上诉人李俊杰、张涛从未提出任何异议,更没有告知上诉人其与被上诉人张英之间此前订有协议。

第四、既然三名被上诉人签订的合伙人之间的协议不能否定上诉人与合伙负责人张英签订承包协议的效力,那么就要看大地公司作为涉案盐田的所有人和发包人,对班组合伙将涉案盐田转包给上诉人的行为是否认可,是否反对转包。从本案事实看,大地公司与被上诉人张英为负责人的班组合伙签订盐田承包合同,将盐田发包给了班组合伙。在该盐田承包合同中,虽然规定了“承包标的在承包期内不得再向他人转让、转包、抵押,否则视为违约,合同自行解除”的内容,但这是给大地公司赋予了一项权利,如果班组合伙作为承包方发生转包、转让的情况,大地公司可以依据承包合同主张解除与班组合伙之间的承包合同。当然,按照我国法律规定,大地公司作为权利人既可以主张自己的权利,也可以放弃自己的权利。班组合伙的负责人被上诉人张英将涉案盐田转包给上诉人后,上诉人多年来间接或直接地按时向大地公司缴纳各项税费,单据上的缴款人都直接写明上诉人的姓名,由此足以证明大地公司对上诉人承包经营涉案盐田的事实是清楚的,但大地公司至今对上诉人承包经营涉案盐田未提出过任何异议。也就是说大地公司对上诉人承包经营涉案盐田是认可的,正因为大地公司认可转包,所以作为权利人大地公司既没有主张解除与班组合伙签订的盐田承包合同,也没有主张上诉人的转包合同无效。

第五、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张英签订的承包协议和附件,无论内容还是形式都不违反法律的规定。那么,在大地公司作为涉案盐田的所有权人和发包人没有主张转包无效,三名被上诉人签订的合伙人之间的协议又不能否定和对抗善意第三人即上诉人的情况下,就应当认定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张英签订的承包协议和附件有效。

第六、重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由于本案涉及到合伙及合伙与第三人之间的法律关系,因此应当适用《民法通则》及相关法律有关合伙的法律规定。如前所述,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张英签订的承包协议和附件并不违反任何法律规定,重审判决适用《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判决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张英签订的承包协议和附件无效,进而适用《合同法》第五十八条判决上诉人返还盐田,是明显的认定事实错误导致适用法律错误。

另外,重审判决认为“即使被告张英出具的收到条形成时间晚于落款时间亦不能否定原告与张英签订的合伙协议的真实性”是错误的。因为被上诉人出具协议书和收到条就是为了互相印证,形成证据链,用于证明协议书的真实性,那么作为相印证的重要证据之一的收到条形成时间晚于落款时间,也就是说该证据存在虚假和伪造嫌疑的情况下,这个证据链是不能形成的,也不能互相印证。但重审判决却撇开这一存有瑕疵的证据,单独认定证据链上的另一证据,不符合认证规则和证明逻辑。

综上所述,本案最重要的法律关系是合伙及合伙与第三人之间的法律关系,只有查明这些法律关系,才能准确定性作出公正判决。恳请二审法院对本案进行全面审查,依法公正判决,维护上诉人应有的合法权益!

 

 

 

 

此致

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

 

 

具状人:

二O一O年四月一日

专业团队 | 业务领域 | 咨询留言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山东万信律师事务所 技术支持:潍坊润达